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心理检测技术-武伯欣

【 为人耿介 决不投机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全国公安科技先进个人。心理分析,心理测试技术专家。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。新疆警察学院天山学者,北京警察学院、重庆警察学院、甘肃政法学院教授。国务院学位委授权犯罪心理测试技术研究生导师组长。 网易博客,2008年4月30日做。实名博客,勿聊天。

“犯罪心理痕迹动态分析”凶杀情景(六)  

2015-11-20 22:17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灭门之祸(下)

测试结论引起震动

 到下午4点多钟,嫌疑人被陆续传唤到乐昌刑警大队。测试室设在大队审讯室,屋里只有审讯用的桌椅,不大的空间显得挺宽敞。审讯桌上摆着一套专用心理测试系统,桌对面原来的木凳换成了比较舒适的扶手软椅,供接受测试的嫌疑人坐。一面墙上开有很大的玻璃窗,安装的是那种从里面看不到外面、外面能看清里面的玻璃。康志坚、王印东等专案组领导,都搬了凳子坐在窗外,透过玻璃观看室内的情形。

睡过一觉,我是神清气爽,调试好仪器后就坐在审讯桌旁等待着。郑红丽和黄向阳在连接各种导线。一切就绪后测试开始。先进来的是叶来祥的一个邻居,是个嫌疑不大的对象。第一遍测试由黄向阳用广东话提问,如果受测人能听懂普通话.后两遍测试由我来提问。这样安排的目的是,在测试的同时,继续进行粤语与普通话对心理生物反映差异的比较实验。

对这个邻居的三遍测试,可以说是平铺直叙、波澜不起,他的作案嫌疑被排除。

按事先排好的顺序,下一个进去的是一号。此人个子不高,看上去挺凶挺厉害的样子。一开始他就显得有些心神不定.在测前访谈中,他问我这“测谎”究竟准不准,会不会冤枉了好人.说现在大家都认为是他干的,他表白自己是不会做那件事的,说即使要杀也不会杀三口人,“叶来祥是自作自受,是该挨刀的,可没他妻子、女儿什么事儿呀!杀她们干吗?”他说跟叶家是有仇.但恨的惟有叶来祥一人,而且那桩事早就了结了。

 我告诉他:“光听你说也不解决问题,咱们还是要相信科学,是谁干的,通过这个仪器测试会搞明白的,不要着急。”

 “这东西不会对身体有害吧?”在给一号身上、手腕上安装测试传感器时,他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“很安全。”我说,“准备好了吗?准备好了咱们就开始,请注意我们的提问。”

  还是先由黄向阳用广东话提问。一号显得有些不安,也有些紧张,特别是测试到涉及案件情节的那部分题目,显示器上三条曲线的波动非常活跃。测试进行了十几分钟结束,我对一号说:“你先下去休息休息。”

 一直把守在门口的两名刑警把一号带出了测试室。康志坚他们都拥了进来,急切地问:“怎么样?”“差不多吧?”

“体能不太好,还有些紧张,”我摘下眼镜用布擦着,“他这个人考虑得太多了。让他放松放松再测。”

 这时已经过了6点钟,该是吃晚饭的时间了。

我来到广东之后就向办案人员提出,吃饭要从简从速,不要过多耽误时间。晚饭准备的是盒饭。我们和传唤来接受测试的几名嫌疑人,都进了刑警大队的食堂,在一块儿吃饭。

 这样的场合,谁都不便于谈论些什么,好在吃盒饭也省去许多礼节客套,取上一份找个座位去吃好了。我正坐在那里低头吃着,突然黄向阳用赂膊肘碰了碰我,又朝一号嫌疑人夫妻俩的方向仰了仰下颌:“武教授,看他们两口子。”

 顺着黄向阳指的方向一看,“哦——”我会意地点点头。

 就见那夫妻俩正大口地往嘴里扒拉着饭菜,吃得很香。男的吃完一份又走过去要了一份,很快女的也要了第二份。

“胃口不错,看来是真饿了。”我笑着说。

 在食堂那边,欧阳志芳端着饭边吃边在吃饭人中扫视着.他向几位同事问道:“怎么没见着胡成寻?”

“还没去找呢。”有人答道。

“那就赶快去找吧,别耽误了武教授测试。”欧阳志芳说。    几位同事答应吃过饭就去找。

 饭后休息了一会儿,大家各就各位,测试继续进行。

 一号顺从地让郑红丽和黄向阳给安装测试传感器。我随口问一句:“吃好了吗?”

 “吃好了,也吃饱了。”一号脸上漾着满意的笑容。

 “那咱们就开始吧。这次由我来提问,能听懂我的话吗?”

 “没问题的,你问吧。”

 对我的问话,一号听得很专注,然后作出肯定或否定的回答。

 这时候,康志坚等专案组领导在测试室外面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我们的测试。按照事先商量,我这儿只要一有结果,专案组马上就会对嫌疑人采取强制措施。审讯人员的阵容也已有了安排,一举突破此案应该就在今夜了。

 然而,两遍测试结束,把一号带离之后,我迎着诸位刑警期盼的目光,摆摆手说:“不是他干的。他对案件情节根本不知情。”

“这么说他被否了?”有人紧问了一句。

“是的。从犯罪心理测试技术角度,他的作案嫌疑可以排除。”我说,“第一遍测试我就看着不像,涉案的问题有反应,不涉案的问题也有反应,纯粹是生理紧张闹的,乱反应。可是后两遍越测越稳定,紧张都消失了。像这种生理紧张型的无辜者,测试中我们是经常遇上的。”

 但是,对这样的测试结果,几乎所有在场的刑警都无法接受,怎么说的都有:

“这可能吗?再测他两次看看,恐怕结果就不一样了。”

“我们调查了那么久,不是他又能是谁?”

“否了一号,还怎么往下查呀?”

“这仪器准吗?难道没有一点误差……”

 听着七嘴八舌的议论,我说:“再测还是这样,就是这个结果了。咱们还是接着进行吧,不是还有别的嫌疑人没测吗?”

 在我所办的数百起案件中,像这种一号嫌疑人被测否的事例可以说是不胜枚举,也时常经历群情“鼎沸”的场景,我知道,这种时候任何解释都难以服人,更没必要陷入无谓的争辩之中,将来破了案有了定论,大家自然就心服口服了。

 看我如此肯定,康志坚想了想,干脆地说:“先让一号回去,大家都稍安毋躁,别那么沉不住气。”他向我点点头,“武教授,那就继续吧。”

 (未完待续...)  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